提伊利亚,叙述书典注视之处

  我出生在造物主的双手中。主说,世界需要一个叙述者,一个记录人,一本忠实的史书,以免被遗忘。于是我诞生了。和神子们不同,我清楚地知道我没有资格享用主的恩宠——我仅仅一个忠实的工具而已。每天,我机械地记录着发生的一切,或许偶尔能赢得造物主的一两声赞许。

  可即便是这种生活,也没能持续多久。那天,造物主从高高的神位上被叛乱之手扯下,不满于做附庸的神子撕裂了他们的创造者,以及过去世界的秩序。他们不需要一个记得这一切的家伙存在,便把我放逐至旧日圣域的阁楼中。他们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对万物的“记录”,可他们想错了——在造物主活着时,记录是我的权能;在造物主死去后,记录依然是我的权能。借由造物主的遗赠,我得以从破败的圣域中窥见世界。
  
  他们在无垠空间里创造出许多星球,又在星球中创造出大海、陆地与树木。这又不由得让我想起圣域曾经的池塘、岛屿和花草,还有主那静谧的宫殿。那时候主捧着我,坐在窗户旁为年幼的神子们讲故事。可悲的是,很快我又发现,那些被造物和主的花园有着天壤之别。造物不将彼此视为兄弟姐妹,而是视为——敌人。造物们互相捕食、狩猎、掠夺、杀伐,让本就短暂的一生被痛苦填满。我不知道神子们为何要这样做,若他们没有毁灭主,世间根本不会有如此苦难。

  他们说,这是为了万物的自由。他们又说,苦难本就存在。

  在那之后又发生了许多事——一些人永远地退出舞台,一些人又来到这里。我看着人类如何在大地上重新燃起火种,我看着精灵们立起城郭和白塔,看着被后人称为的圣者的骑士融入辉光,看着那位以“盗取火种之人”自诩的狂徒超越人与神的界限,甚至——看着大地和海洋支离破碎,万物迎来预言里的终焉。

  然而我所见之物皆与我无关。


关于这个世界

艾尔诺耶大图书馆

  “第一纪时,艾尔诺耶是神国边缘一座静谧的岛屿。初代造物伊斯马拉尔达中最智慧的贤者们在此建起高塔‘萨布达瑞尔’——即‘大图书馆’——用以储存世界的知识。造物主也是在此处创造了我,‘叙述书典’。艾尔诺耶岛在神战中沉没,消失于波涛之下,但我曾利用权能拷贝了里面所有的文件。我在造物主的遗弃圣域中将图书馆复现出来,仍用于保存我记录的事。”

  前往大图书馆


故事

  这里埋藏着一整个世界的历史。因为造物主是个懒鬼,此处的书还未记录完毕,先看看别的地方吧。


远古

  这是造物之初的年代,这是属于我、造物主与神子们的年代。彼时,神的乐园还未倾塌,万物仍无忧无虑地生活在母亲的怀抱中。
 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。


第一纪元

  《造物之初的歌谣》

  年幼的神子不知道,当他踏入那个古老的阁楼时,命运齿轮已经开始滑向深渊。


第二纪元

  这是造物们最活跃的纪元。

第三纪元

  《第三纪往事》

  一本在角落蒙尘的史书。


第四纪元

  《晨星闪烁之年》

  神的牧童抛弃了众生,而盗火者却赐福世人,成为了新的救世主。

  《弧光港的风帆》

  没人知道那场名为“神罚”的战争,究竟惩罚了谁。

  《终末号角》

  


散记

   人物介绍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